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现代剧脆皮女主:灵魂在破碎,肉身在硬撑

时间:12-02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38

现代剧脆皮女主:灵魂在破碎,肉身在硬撑

  TVB空投的降维打击作品《新闻女王》,在用职场戏虐杀了一遍现偶里“入行3年,年终奖10w+”的梦中新闻圈之余,还引发了一个思考——    为什么有了职场女强人、独立女性等一系列贴合现代价值观的标签,内娱现代剧里的女角色们,依旧是行走的“脆皮”?  这里说的脆皮,是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脆弱,即使表面积极向上,实际很容易受到外在因素干扰,容易“人前塌掉”。唯一强大的抗压能力,通常表现在虐恋上。  到底是哪里出了bug?    不堪一击的道德基础  养活了无数吐槽up的《以爱为营》,在鬼畜镜头、奥尔良烤鸡运镜的冲击下,已经很少有人关心剧情本身了。  剧中女主身为记者,倒追霸总男主,为了体现“般配”的双强感,女主身上携带诸多光环——  貌美,有能力,入行3年就抢到做头版的资格,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男主也只想做她的专访。以下就简称女主郑书意为郑白雪吧。    这样一个完全可以称之为高知的年轻财经记者,面对自己的男友出轨白富美,她的应对策略是:  你找个有钱女生绿我,我就找个更有钱的男人报复你。  在她对于道德的评判里,渣男前任找有钱女生,是没有上进心、缺乏自强意识的行为;但自己找有钱的男性,仅仅是出于回踩心理。  在关于情感释压的讨论里,男主对于“用爱报复”的观点是↓    且不说女主一个知识分子,产生这种想法,算不算有违知识分子的素养,接下来的华丽反击,就更难以令人理解了。  剧情前期,郑白雪遭遇各种职场上的明争暗斗,被同行挤兑、抢采访、先斩后奏……  尽管她自己也有在努力,但和她那好高骛远的前任差别不大,她在dissback身边的恶意时,采用的不过是“你有靠山,我有更大的靠山”这种比烂法则。    无论是面对感情还是工作压力,郑白雪的对抗里都有男主的发力。一开始,女主是个被普男背叛后以牙还牙的甜筒,到最后,女主是个成功找到铂金支架的甜筒。  男主不仅要当女主心理战、经济活动上的工具人,连女主手受伤时的“内衣扣子手替”都要兼顾,顺便还衬托出了女主不凡的逻辑,妥妥全能工具人。    难以深究的双强底色  郑白雪的“道德评价随着主观认定走”,相对来说比较浅显,还有一类比郑白雪在逻辑上要严谨,却始终在刻意避开女主的脆皮伪装的情况。  本月看过的都市剧里,龚俊和钟楚曦的《我要逆风去》已经算是高分水平,美中不足的是,一直演到大结局,剧中都未能完成女主“白手起家振兴国货”的角色使命。    作为一部女主视角改编的剧集,本剧从各个维度上考量了“绝非脆皮”的女主设定:国货大厂的公主、又努力又聪明、感情线进展缓慢,为此还挑了明媚风格的女演员。  观众潜意识会以为剧情会按照“女主智斗男主,而后和男主并肩作战”的方向进行。剧集按照这个思路推进,却变成了“女主智斗男主,而后男主提携着女主并肩作战”。  在女主这位厂二代的社会运行法则里,由于自己的父亲是遭商战暴雷而猝死,因此理所当然地要求周围人,对过去父亲打下的人情基础做回馈,却发现寸步难行。    一家做服装鞋帽行业的企业里,除了领导,还有销售部门、宣传部门、制造部门、售后部门等各种分工。  要看女主从脆皮白富美成长为六边形战士,无非就是看她如何开始掌握运作以上部门的能力。  但从一开始,女主最头疼的“地皮+资金”问题,半推给了男主,他以51%的控股成了女主厂里的大股东,给了女主两年的工业工地使用权。    制造问题,女主拜托给自己的亲舅舅;设计问题,女主用李逵杀小衙内,逼朱仝上梁山的方法招揽了竞品企业的设计师;网络电商的销售与售后,女主转移给了一个无条件服从的配角。  进展到最后阶段,出现了一种颇有几分滑稽的场面——  女主以为自己战无不胜,实际上这个厂离开她,什么都照常运行,甚至连当领导这个工作,男主也是吊打了她。  开局,女主是个除了擅长做新闻营销,其他方面都脆皮的白富美,结局,女主是个一旦离开其他人助力,其他方面都脆皮的白忙美。  这是另外一种常见的西游记结构。  靠嘴炮拉来了万能的悟空、能背锅的八戒和任劳任怨的沙师弟,最后差点把别人的光环都归结在自己身上,还要靠一路驮着她的白龙马一蹄子撂倒,才发觉自己本身的能力依旧是念经。    不脆皮的小白花  TVB里的职场女角色,不管高能低能,多数是自己有本事做到相应的地位。即使是不怎么强调女主“社会功能”的台偶,往往也有自己的坚持。  《下一站,幸福》的女主梁慕橙,如果按角色设定,她比多数内娱现偶女主要弱鸡。  她不幸,小时候经历破产、寄人篱下、侵犯未遂等一系列糟心的经历,但从未把“被害”当作纸糊铠甲或者报复的理由,反而极为擅长决定自己的人生走向。  梁慕橙的逻辑里,不可能产生为了渣男,而改变自己择偶观的行为;也不会产生因为自己过得艰难,周围人就要对自己施予援手的期待。  在她的人生信条里,男主只是她向上攀登的山道上会出现的奇花异草,并不是掉进海里的溺水者抓住的稻草。    命运给了她苦难,她知道那是苦难,但绝不与苦难捆绑。目前的内娱现代剧女主,多数情况是分不清“被苦难追逐”和“自己追逐苦难”——  明明知道过去的不幸来源于男人,却仍旧要靠下一个男人化解;明明知道当下的窘迫来源于无能,却始终把寄希望于他人高于寄希望于自身。  就连当单亲妈妈这件事,她都不避讳和男主有孩子的事实,同时又坚持“哪怕真的没有孩子爸,难道我的小孩就一定不幸福吗?”    角色会让人觉得脆皮的直接原因,无非就是两个:  一是做不到梁慕橙那种不受任何因素干扰的向上精神,二是很容易“人前塌掉”。  哪怕是全篇都是嫡庶有别,有正妻侧室之分的《知否》,林小娘直到最后和红狼撕破脸,大家才知道她崩溃了。  反观现代剧,不管是谈恋爱还是职场失意,崩溃总是崩得生怕别人不知道。  林小娘没有任何关于光环的罩子,却完全不会让人觉得是一株能让人踩踏的路边草。她甚至自己也没什么本事,多数时候靠红狼的庇护,可人家恰好就能做到坚持向上爬+人前作态好。    外露的崩溃+内在的坍缩,说是现代独立女性,不如信我是武则天。    E姐结语  古装大女主,好歹有时代、环境、文明不够进步的掣肘,在于上位的途径太过单一以至于难以写出不一样的人生,那么现代剧的女性,明明有很多通向不一样未来的任意门——  可以在爱好上做到顶峰,在职场上披荆斩棘,在有限的环境里发挥出最具光彩的自我。  可为什么还是写出了很多从头到尾都没看出长出钢铁羽翼,不管换什么工种都无法在实践中产生足以支撑人生的价值?  不是灵魂在破碎,就是肉体要撑不下去。如果实在不会写,那么可以随便找个写字楼,哪个格子间里没有阳了、痛经、患病还在加班的女白领?  也可以随便找个工厂,哪个厂子里没有失恋、原生家庭不幸、被社会底层倾轧过后还在工作的厂妹?  女人没有这么不堪一击。  希望编剧笔下的女性,心态至少比剧集开播后的主创要稳定,别写出来的主角和自己一样,遇事不成就发疯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