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旧改拉分题丨杨浦:被强制执行的“钉子户”

时间:04-11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31

旧改拉分题丨杨浦:被强制执行的“钉子户”

近年来,上海一直在加快推进旧区改造,让更多居民享受旧改阳光。可是,在征收过程中,也还是有着个别居民,或因为不理解政策,或是还抱着当钉子户能得益的老观念,以为越拖越会有额外的好处。其实,在旧改征收中,这种晚走就能多得利的想法早就行不通了。记者连续3年跟踪拍摄了一家钉子户的旧改历程,来看看他们的故事。2023年3月2日下午14:30,杨浦区第三征收事务所门口。这两位赶着去杨浦区第三征收事务所的老人是陈家姐弟,两位老人此行目的,就是为了彻底解决他们家因私房征收引发的矛盾。陈家的故事令人唏嘘。他们家有姐弟三人,父母生前在杨浦区施家宅58号有一处两层楼私房,老二老三兄弟俩分别住在一楼和二楼。2021年,地块迎来“旧改”,眼见着周围邻居陆续签约搬走,陈家却依然剑拔弩张。2021年07月09日,在内江路施家宅内:陈家小弟:我的三处房产,拆迁款你转给我,你算清楚给我。陈家二弟:你现在对这套房子怎么安置,你要房子还是要钞票,一句话。陈家大姐:你要钞票还是要房子,现在问你要钞票还是要房子。陈家老宅的两间房面积约有78平方米,如果在奖励期内签约,选择纯货币补偿方案,能拿800多万元补偿款。同为法定继承人,大姐和二哥都想签约,但是三弟却不同意,他坚称父母曾留下遗嘱将房子留给自己,哥哥姐姐都没份。事情就此陷入僵局。在整个征收过程中,杨浦区第三房屋征收事务所经办人陈侗不停上门给三姐弟做调解,奈何他们一直无法达成共识。陈侗也试图去杨浦区公证处查找陈家父母的名字,却没有找到相关资料,他又去定海街道居委了解情况,居委会也表示,从没有存放过陈家父亲陈宝胜的遗嘱。就这样,陈家成了弄堂里最后一户未签约居民。此时,距离第二轮征询和签约已经过去3个月,姐弟三人即便签约,也已经损失了数十万元的签约奖励费。而如果再拖下去,损失会更大。大姐和二哥不想成为“钉子户”,而执拗的老三却仍然拒绝签约,全家人的关系降到了冰点。2021年7月底,杨浦区人民政府向陈家三姐弟出具了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》。同年12月10日,杨浦区人民法院对陈家发出了催告单。事情久拖不决,不但拖成了全家的糟心事,也拖来了司法强制执行。2022年11月底,区政府做出征收决定,对陈家按照征收决定方案进行安置。原以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,可让人没想到的是,不久后,陈家大姐和二哥又来找经办人了。原来,陈家兄弟俩都不肯去外区的那套二室一厅的房子,都要住在本区一套一室一厅的安置房里。僵持不下,兄弟俩索性杠上了,干脆搬到了同一屋檐下。这下可好,兄弟两人住在一起,抬头不见低头见,天天在房间里吵架。眼看日子实在过不下去,老二再次找到陈侗,希望能把目前的安置房给退了,在原先安置款范围内重新选房,为了公平起见,兄弟俩全部换到偏远的外区房源去。陈侗答应,在法律和政策的允许范围内,尽快帮他们解决家庭矛盾。时间来到今年3月2日下午,陈家姐弟再次来到征收所,了解剩余房源信息,并为重新选房做准备,最终终于在郊区选好了两间房。兄弟俩同住一个屋檐下,天天吵架的日子总算结束了。陈家大姐:调解成功嘛最开心了,这事情到底搁了两年了,我们也很急的,早点解决好算了。陈家二弟: 能够解决最好,大家开心,以后老了大家,拖了这么多年了。如今的旧区改造,阳光征收、透明操作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,早签约就能早得益,早搬迁才能早获利。旧改征收的每一步都有据可循,有法律规定支撑,真正做到“一碗水端平”、“一把尺子量到底”。真的当了“钉子户”,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。记者:施亚娟 赵沁蓝摄像:夏寅飞 车秉键 张琦 沈曦 孙佳逊编辑:由由酱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